首页 > 中国好作文 > 正文
为先杯作文大赛:桃花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6-28 10:26:47 本文来源于:
  

  我不喜欢新的东西,它们都是毒药,会让我的灵魂腐朽。

  就让我在这里沉沦,在这温柔的夜色里,在我的桃花源。

  夕霞交织的锦缎铺张在天际,淡红的云丝在远山缠绵,古镇的夜开始活起来,车水马龙的喧嚣将其他声音吞没。青石做的街,黑瓦铺的顶,鲜红的灯笼摇曳在风中,老宅像个风韵犹存的美妇人,静静坐落在行人寥落的大道上。

  祠堂的门被拍的咚咚响,喊声不断,书房里的穿着玄色中山装的男人却无动于衷。

  丹桂四钱,月季三片……放入钵中细细研磨,捣锤压在香料上,香料贴在钵上,来来回回的摩擦声像是一曲乐章,淡淡的花香随着男人不紧不慢的动作在空气里四散开,缠绕在屋梁上,驱散了潮湿腐朽的味道,院里的花开了一个瓣。

  “爹!你放我出去!”

  “咔”,男人愣愣的看着破裂的骨瓷钵,轻轻抚摸上那再也无法愈合的裂痕,手一抖划出一道口子,香气和血腥味杂糅在一起,他突然想起很多年前。

  那时的这座老宅还年轻,四季花开,他也还年轻,先父先母尚在。

  他出生于古镇最出名的调香世家,一生下来就有一只好鼻子,五岁的时候就能在十步开外分辨出百种香料,父亲激动得说不出话,母亲抱着他眼泪簌簌的落,她说,谢家有救了。

  是的,谢家的繁盛已不复往昔。就像再美的花总有盛放和凋谢的那一日,而他是整个家的希望,他的父母对他越发严苛,弟弟在放风筝的时候,他在书房里背调香之道;弟弟因为功课没做却被母亲护着的时候,他因为擅自改了秘方而被施以家法跪在祠堂;弟弟去外国留学的时候,他已经接替了家主的位置,他调的香无人能及。

  他能让多年失眠的人一夜好梦,能让闻者勾唇,让闻者落泪,让他们在他为他们编织的世界里沉浸流连,让所有用过的人非它不可。

  他把这种香料唤作桃源香,就如香的名字一般,没有人愿意逃离这片桃源。

  接天莲叶无穷碧,十里红妆迎新人,袅袅清新的荷香中,男人结婚了。对方是书香世家顾家唯一的女儿,他父母钦定的儿媳妇。他从来没见过她,但他不会反抗父母的意愿。

  女人穿着凤冠霞帔下轿的那一刻抓紧了他的手,步子不稳,他看着女人不小心露出来的脚,那么小,包裹在红色的绣花鞋里,如两朵含苞待放的芙蕖。

  可男人只惊艳了那一瞬间,他看到了的,当长长的裹脚布被层层剥离的时候,里面的东西让人作呕。

  那天他出国多年的弟弟也回来了,穿着崭新的西装带着礼帽,他说,哥,现在的制香市场已经不是曾经的要样子了,洋人研究出了浓度更精纯,芳香更馥郁的香精,我们一起合作吧。

  不,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才是最好的,没有什么能超过它。男人回绝。

  我已经和洋人合作开了加工厂,你瞧瞧。他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小瓶香精缓缓拧开,轻轻煽动,满屋子芳香浓郁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哥,把宅子买了我们一起去国外吧。”

  男人狠狠打掉了那瓶香精,沉着脸看着自己的弟弟:“没有任何配方能胜过谢家的祖传秘方,洋人的这些新东西没有原始的根基终有中空腐烂的那一天,你走吧,谢家没有你这样的子孙。”

  弟弟深深的看了这个家一眼,从此再也没踏进过这扇大门。

  顾小姐是个安静的女人,从来不多说话,她只知道夫为妻纲,女人要三从四德。每天耐心地伺候婆婆,在他累了的时候给他揉肩捶背,端茶倒水,他喜欢这样的女人。

  次年冬天的时候,母亲长辞了,她到死还抓紧了他的手,老眼睁得大大的:“谢……谢家……不能亡……”眼里的光亮刹那熄灭,枯干的手瘫软了下来,男人没有哭,他只觉得床上是一具皮囊,他不知道母亲去了哪里。

  母亲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弟弟,给他的只有泪水和斥责:“你想玩?你知不知道你是这个家的希望?是谢家百年基业的希望?!”

  葬礼那天弟弟来了,看向男人的眼睛里满是嘲讽,他的事业如日中天,而男人的香铺已经陆陆续续关了好几家。

  “谢老板您的香好是好,但是我总觉得缺了点什么……缺什么我也不知道,就感觉心里有块地方空荡荡的。”

  第二年春,他有了一个儿子,和他一样,是个调香天才。

  后继有人就好,谢家就不会灭亡。

  他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调香和儿子上,完全没有注意到妻子因产后调养不好,日益虚弱的身子。孩子六岁的时候,她也走了,将去的时候她说:“谢郎,带我去外面看看吧,我好久没看到太阳了。”

  她伸手向窗外,好像那永远也照不进房间的阳光就跳跃在自己的指尖,南风过境,层林荡漾,她靠在他的胸口说了此生最后一句话:“你心明明还在跳,但我为什么感觉不到你身上的温度?”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男人的鬓角已经有了白发,孩子像雨后的春笋,长成了少年。

  少年改了所有的祖传秘方,配好之后高高兴兴的拿给男人看,却被男人一巴掌扇倒在地。

  男人气得发抖:“逆子……逆子……你以为你就有多能耐了吗,祖宗总结了百年的经验是你能改的?你在毁了它们。”

  少年没有妥协:“不,父亲,你错了。时代是在变化的,谢家已经开始没落,只有改变原来的方法才有活路!”

  又一个巴掌。

  “父亲,你有出去过吗?你看到过港口来往的轮船吗?看到过奔驰的汽车吗?你知不知道外面还有哥特式的教堂,神父宣布来结婚的男女从此相爱相守,他们不再穿红色的喜服而是……”

  “你闭嘴!你什么时候出去的?”

  “父亲,这么多年你从来没好好看过这个世界吧?”少年直视着男人的双眼。

  “有什么好看的,那些都是人可笑的想象,你看看你叔叔,他说他会成功的,可是呢?他的工厂倒闭了,因为和他一样的工厂处处生花!”男人揪住少年的衣领,朝祠堂走去,“你来,你跟我来,跪下!”他虔诚地看着那些牌位,“你永远也不能忘了这些人,他们是你的根。”

  他锁上了门,开始调制桃源香。

  古镇的喧嚣散尽,红灯笼里的蜡烛灭了,男人手上的伤口早已凝结,少年也不再叫喊。

  男人突然跑到大门口,天际的晨光划破了黑暗的天空,少年沐浴在金光里,背后一片刺眼,他看着宅子里的男人,郑重地说:“父亲,我会证明给你看的。”然后大步迈向光芒。

  老宅像是深闺妇女,阴沉而寂静,一草一木有着多年不见阳光的死气沉沉,男人抬头,柱子上的雕花已被岁月侵蚀,木头向外翻卷,露出腐朽的纤维。这曾经风华绝代的美妇人,里面早已残破不堪。

  多年后,男人变成了老人,香铺已经全部关闭,但是每月都有人寄钱过来。而在很远的地方,名叫“桃源世家”的谢氏香行成了调香界的神话。

  香行的老板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当记者采访时,他说:“我父亲告诉我,传统是根,而我也想告诉他,创新是水,发展是光,滋养着根系照耀着枝叶,终将开出新时代的花。人如果不走出第一步,就永远也不会知道下一步的风景。”

  他不承认那是他儿子,因为离经叛道的人都被他逐出了家谱。

  院外的蝉鸣是那么欢快,炎热的温度让花草都萎靡不振。只有院子里是安静而阴凉的,有人送了个小盒子过来,男人打开它,里面的小瓶子上刻着:桃源乡。

  鬼使神差的,他拧开了瓶子,温暖如春的香气在宅子里弥漫开,他看到了他的父母,弟弟,还有他的妻儿,似乎很久以前,他们都还在身边。

  阳光不知什么时候照了进来,灰尘在空气里浮动,他听见了屋外的蝉鸣声,反反复复像是轻柔的纱,他好像找到心里空着的地方缺的东西了。

  他闭眼,两行清泪没入鬓角。

[《高中生》杂志·新高考网 责任编辑:曾向宇]

关于我们 - 关于《高中生》杂志社 - 联系我们 - 编辑热线 - 投稿

copyright 2010-2019 湖南省教育厅、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高中生》杂志社承办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