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好作文 > 正文
为先杯作文大赛:活在文化祝愿里的“贾宝玉”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6-10 11:16:38 本文来源于:
  

  “贾宝玉”本来不叫贾宝玉,叫张狗蛋。画年画的老张年过四十才得了这么一个儿子,视若珍宝,取名张狗蛋,理由是:傻名字,好养活。

  “张狗蛋”是怎么变成“贾宝玉”的?都是源于他的那块长命锁。孩子们只在说书人那里窃听得有个佩通灵宝玉的花花公子叫贾宝玉,回来他们看着张狗蛋的足银长命锁,就管他叫“贾宝玉”。久而久之,名字叫开去,连老张都叫自己儿子“贾宝玉”了,很少有人记得“贾宝玉”本来是“张狗蛋”。

  “贾宝玉”不喜欢被称为贾宝玉,也不喜欢叫张狗蛋,等到长大些,他觉得张杰克才是个好名字。“贾宝玉”也不喜欢自己的这块长命锁。小时候是因为游戏时多有不便,还要害怕弄丢弄坏长命锁被父母责怪,玩也总玩得不痛快。别看老张一家人平常对“贾宝玉”言听计从,当话题牵涉至“长命锁”,便是绝对的威严了。“贾宝玉”总觉得自己像孙悟空带着金箍,每次被人唤起都像是被念了一次紧箍咒,真让人头疼。而到了十几岁的年龄,这个恼人长命锁更像是一种象征,就像一看到金箍就知道是孙悟空一样,别人一看到项间那块银锁,老远就知道他是“贾宝玉”。更让“贾宝玉”烦闷的是,他觉得自己已经是个小大人,可以拥有成年人的特权了,可别人一看到这块长命锁,都知道他还没成年,个个拿他当小孩子看。

  “贾宝玉”活得当然不如贾宝玉,贾宝玉家境优渥殷实,而“贾宝玉”一家也就靠着卖吉祥画为生,春节前夕是生意最好的时候,平常若不是人家有喜事,都冷落许多,一家人还得为生计发愁。从小在颜料画作堆里长大的“贾宝玉”,对绘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只是,他瞧不起老张画的胖娃娃和细眼小嘴女人,学校美术课上他知道外国有个抽象派,“贾宝玉”觉得那才是绘画。一天“贾宝玉”拿着老张作画的工具东涂西抹,画出一张“抽象派”化作,还在右下方规整地写上“张杰克”三个大字。老张看了,除了心疼颜料钱,更是搞不懂自己这个儿子在干些什么,老老实实地好好画画不行吗?

  尽管满头雾水,尽管生计难,老张还是顺从了他的这个儿子,砸锅卖铁供他去外面学画画,学的是什么西洋画派。老张摇摇头,轻叹着好好的年画不学,非去外面学乱画。

  后来“贾宝玉”也准备靠画画吃饭,可是自己的画作却无人问津,这只让他感叹自己怀才不遇,轻蔑别人不懂审美。

  正赶上春节前夕,“贾宝玉”住在家里,这时正是家里年画生意最红火的时候,家里常常有人进进出出、吵吵嚷嚷的。“贾宝玉”烦闷得很,把自己最得意的画作摆在一进门最显眼的位置。可一连好多天,好像别人压根就没有注意到。

  一天突然有好多高鼻子凹眼睛的外国人一路寻到老张家,场面把“贾宝玉”也惊到了。“贾宝玉”想,这群洋人肯定是看上了自己的画作,堆着笑挤在老张前面。

  “请问哪位是张先生?”外国人中的一个操着极具口音的中文,礼貌地问道。

  “我!张杰克!”

  “不好意思,我们要找的是画年画的一位张老先生。”外国人依旧彬彬有礼。

  “贾宝玉”慌了神,搞不清楚状况。还是身后的老张站出来,不卑不亢问明来意。

  原来这群外国人,是专门为了老张的年画来的,还说现在有的全部买下,如果可以的话,还要预定一大批,他们的本国朋友也都爱年画。外国人看见了“贾宝玉”脖子上的长命锁,问老张能不能也卖一些给他们。

  “贾宝玉”错愕到不行,没想到最后自己身上最吸引别人的不是自己的满腹才华,而是这个承载了无数苦恼长命锁。

  送走客人,老张回过头去,看着一脸惘然的儿子。深有感慨地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人家买的是祝福啊。”

  “贾宝玉”从这之后像变了个人,取下自己的那幅“代表作”,开始认认真真地向老张学起年画来。当别人唤他“贾宝玉”是,总是认真地纠正别人自己叫“张狗蛋”,也不再嫌弃自己的长命锁,哪怕过了带长命锁的年龄,也还是挂在脖子上。

  到了要娶亲的时候,老张试探地问儿子是不是要买婚纱,在个教堂里面办。张狗蛋态度明晰得很,仿佛早有规划:“不,要用大红花轿迎亲那样的结婚仪式。”

  老张欣慰地笑笑。

  张狗蛋也终于理解,张狗蛋、长命锁、年画、大红花轿,都源于祝愿,那是张杰克、抽象派、婚纱教堂都无法取代的祝愿。

  张狗蛋想一辈子活在祝愿里。

[《高中生》杂志·新高考网 责任编辑:曾向宇]

关于我们 - 关于《高中生》杂志社 - 联系我们 - 编辑热线 - 投稿

copyright 2010-2019 湖南省教育厅、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高中生》杂志社承办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