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省海口二中高考语文模拟试题(2)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8-10 09:16:45 本文来源于:

  11.从第三段看,傅雷奉为“圭臬”的“道德规范”实质上指什么?它对艺术家的人生之路起到了怎样的作用?(4分)

  12.从傅聪身上,我们看到傅雷的教育有哪些成功之处(分条作答)?(6分)

  13.手是“钢琴家的代号和骄傲”,文章却用“钢琴家的脚”为标题,这有什么妙处?(4分)

  14.结合文本和你对肖邦的了解,说说傅聪的演奏为什么能够“赋有肖邦的灵魂”,“创造了真正的玛祖卡的表达风格”。(6分)

  (二)阅读下面的作品,完成12——14题。

  夜色下的玫瑰

  女人家有个不大的院落。

  院落里盛开着娇艳的玫瑰花。

  她的丈夫为救一个落水儿童,永远地离开了她。

  她本是一挡车女工,现在,厂里说垮就垮了。

  居家过日子,柴米油盐针头线脑儿,哪儿都离不了钱。女人把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她还有个上小学的儿子,正是长个头的时候,菜也好,汤也好,女人总想做的可口些。世上的好事只能想,做起来可就不那么顺手了。有热心肠的邻居给女人介绍了个丧偶的男人。

  好说歹说女人总算是跟人家见了面。

  人还说得过去,会一手好油漆手艺。

  男人说话也直来直去:我没啥呼风唤雨的大能耐,但我会把你和儿子当做我的亲人。不会再让你为吃喝花钱的小事劳心就是了。

  花钱也是小事?女人想,有手艺的人说话就是跟没手艺的人说话不一样。

  回来后,邻居问女人到底是啥意思,说出来,好给人家回个话儿。

  女人说: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女人其实早就早想好了,能有个人来帮衬着把儿子养大,还能陪她说说话,这比什么都好。女人不显山不露水地把这件事透给了儿子。当时,儿子正在吃饭,一听这话,小脸一下子就急成了紫茄子。

  儿子问:那我要叫这个人爸?

  你不想叫,就叫他叔叔好了。

  他算哪路英雄,要到咱家来管着我?我不喜欢陌生人来咱家指手画脚。

  儿子摔了筷子,眼泪婆娑地拎着书包上学去了。

  女人手里拿着一样东西出了门。那是件很好看的丝织披肩,是那个男人让邻居转送给她的。

  女人敲开邻居家的房门,把那件艳丽华贵的披肩塞到了那位热心的大姐手里。

  女人没说儿子不原意。

  女人说:我想等几年再说。

  邻居家的大姐问:等到人老珠黄吗?

  女人垂了头。

  女人再抬起头时,眼里就有了雾一样的东西。

  女人仍去做钟点工。做一天就给一天钱;不做,就没有一分钱。有时一连几天都没有人找她做钟点工,有时十天半月也没有人找她。女人就这样靠断断续续做钟点工的钱来打发紧紧巴巴的日子。

  那件披肩又被邻居家的大姐送了回来。

  大姐说:你看看,你看看,多知疼知热的一个男人。人家回了话儿说不成也没啥,留下做个念想吧。

  女人闲下来时,就会从衣柜里拿出披肩看呀看。女人一次也没有舍得披在身上。女人每次端详完披肩时,样子都是痴痴的。那段时间,老师传过话来,说儿子最近上课时精力不集中。现在初中生早恋是最让老师头疼的事情。女人跟往常一样做给儿子吃,洗给儿子穿。儿子也没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该上学上学,该做作业做作业。到了夜深人静的晚上,儿子神神秘秘在写什么。女人一走近儿子跟前,儿子就又捂着又盖着不让母亲看。女人只好说些弦外有音的话给儿子听,无非是劝儿子把心思用在学习上。

  儿子倒也懂事。母亲说什么,他就点头应承下什么。可等母亲转向离去了,他就又神神秘秘地写个没完没了。

  老师第二次来找女人时,说有同学反映常给邻班的一个女同学写求爱信。而且两人来往密切,躲在走廊里说个不停。

  女人是个做事沉得住气的人,可这次真有点儿坐不住了。她牢牢地记下了那个女同学的名字。她不想先找儿子来谈这件事,她想只有先和那个女学生多接触几次,才能再来做儿子的工作,男女之事,妇人多多少少是懂的。

  女人更不想把这事在学校里闹得沸沸扬扬。她等女学生下午放学后,约女学生到学校外的公园里坐坐。可是女人在横穿马路时,因心里装着事儿,心思就不那么专注,竟被迎面而来的一辆大卡车撞倒在地。倒下了,就再没起来。

  那天,儿子去参加一个数学比赛,回家时,天就快黑了,家里空荡荡的,母亲不在家,儿子以为母亲是去做钟点工,一边写作业,一边静静地等母亲回来。等呀等,一等不来,二等不来。

  他和那个邻班的女同学说好的,今晚邻班的女同学要来看那条披肩。

  儿子把母亲在家常看披肩的事,还有母亲每次看完披肩失魂落魄的样子,都描绘得有声有色。他要先把这些写出来,感动这位女同学,然后求女同学帮忙,告诉她那位油漆手艺的父亲,他的一条披肩,一直被一个女人完好地保存着。儿子希望女同学的父亲和自己的母亲结百年之好。每当儿子看到母亲生病时孤苦伶仃的样子,就有些后悔当初不该阻挡母亲嫁人。

  ……

  儿子一个人坐在院落里。

  夜风把院落里的玫瑰花轻轻地摇落,袅袅娜娜飞到儿子手里那条披肩上。一片,又一片。

[《高中生》杂志·新高考网 责任编辑:曾向宇]

关于我们 - 关于《高中生》杂志社 - 联系我们 - 编辑热线 - 投稿

copyright 2010-2016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高中生》杂志社承办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