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头做人也有尊严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1-11 10:22:50 本文来源于:
  我们身在和平的国都,但是遇到的一些事情,让我们不得不低头。

  我今年二十岁,在爸妈看来,我还是个孩子,在我看来,我还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我到现在永远保留这几个词汇“单纯、天真、梦幻……”但是我还是有一些无聊的想法的!

  以前的那些旧事就不再提了!讲讲这两天碰到的悲催事情吧!

  那天我正准备小小的午睡一会儿,忽然听到舍友“昌”对我们说到“哥几个起来了,主任要我们宿舍的去办公室!”

  我说我困了,不想去。“鸣”也说不去了!剩下的另外三个人都已经进入了梦乡。

  最后我和“鸣”跟着“昌”去了我们系的主任办公室。

  走在路上的时候,我们讨论着宿舍也没出现问题的时候,我脑子里隐约感觉这是一个和我有关的,逃不掉的问题!

  进了办公室,两个主任坐着,两个知名学长也在,就连我们这一届的女主席也在!

  我隐隐的靠到了墙边,我们宿舍管事的“昌”问主任“宿舍哪里出错了!”

  两个主任拉着黑长的老脸,让我们自己承认错误。

  “昌”就说“宿舍打扫的挺好的,也没出现违纪烟头的现象。”

  男主任说“不是烟头的问题,你们再仔细想。”

  “昌”猜着任何一个问题,“鸣”也说完全没出现问题。

  而我想到了问题!是那些无辜的墙上涂鸦!我弱弱的问了一句“是墙上的那些画吧?”

  男主任恶狠狠的“嗯”了一下!对,当时的眼神能让我感到恶心,就像一个孩子不喜欢另一个孩子的时候一样。

  男主任问我“是你画的吗?”

  我随即“嗯!”了一声。

  女主任同样黑着老脸说了一句“不作死就不会死,赶紧缴六百块钱,这事就完了!”

  男主任附和着“要不留校查看,以后发不发毕业证你说了不算!”

  我被搞得一塌糊涂!这么悲哀的事情来的太突然了!

  早在路上我就想到了我的问题,我该怎么回答?我能不能逃过此劫?

  我已经懵了!心不在焉的陪着不是。两个主任不屑看我一眼,说着一些让我感到恐怖的言语。

  后来男主任问我要怎么办?我没有说话,可是这种情况就应该说一下自己的看法,但是我还是没说!

  男主任说“这样吧!给你两个选择,一是缴六百块钱,二是自己想办法弄成原样,处罚的事情再说。”

  我当时没了脾气,最多的是怨气!他们做办公室主任的为什么这么不尊重一个简单的学生?

  我只是一个简单平凡的学生,哪来那么多钱?为什么弄干净了到最后还是给个处罚和罚款?

  我很痛心,同样也是自己埋怨自己。这件不算事情的事,在我青春电影里就这样上演了!

  这事儿做了就做了!自己欠下的自己弥补。我们在外拼搏无依靠的,有时候碰到倒霉的事情,我们必须低头默默承担着,因为我们正年轻,我们还输的起。

  低头不是错,错的是他人不尊重你而已,所以错的是别人,不是傻傻的你!

[《高中生》杂志·新高考网 责任编辑:范美琳]

关于我们 - 关于《高中生》杂志社 - 联系我们 - 编辑热线 - 投稿

copyright 2010-2019 湖南省教育厅、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高中生》杂志社承办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