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1-08 14:07:26 本文来源于:
  生命中的苦,是不可避免的。

  李白,得进长安,又被赐金放还;应邀人幕,又遭流放;最后病重而逝。

  苏轼,遭乌台诗案,被贬黄州;东山再起,又流落儋州;北归途中卒于常州。

  人且如此,建筑呢?假使它们有生命。

  承德避暑山庄,几经修建,最后还是摆脱不了被“冷落”的命运;天一阁,藏书历尽风雨保留下来,却逃不了被小偷洗劫的命运。

  生命无常,命运无情。这似乎十分残酷。

  但,并非如此。

  李白,笼罩着盛唐的光辉。“酒人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剩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他活得潇洒不羁,泼洒了一路的诗情豪气。命途多舛,是苦,但李白在泼墨时心里是舒畅的,此为乐。我相信,他不留遗憾。

  苏轼,他是洒脱的。“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能够潇洒自如地展开自己的文学情思,超凡脱俗,又令人歆羡。后被贬至海南,艰苦的环境反倒更添了他的平和。他把羊的脊骨放到锅里煮,再放到米酒里浸泡,撒点盐,放在火上微微地烤,再一点点地剔着,把缝里的肉剔出来吃。多么悠闲,多么有情趣!环境艰苦,生活窘迫,但苏轼怀着平和的心,再苦也是乐。我相信,他亦不留遗憾。

  承德避暑山庄,康熙时最为兴盛,迎接了数十次“木兰围场”秋猎。乾隆时,英国使团来访,避暑山庄又热闹起来。后来,英法联军进攻北京,咸丰皇帝来此避难,咸丰死后,避暑山庄的大门紧紧地关闭上了。如此说来,这也是苦。何来乐?它见证了清朝的历史,目睹了时间这驾马车在厚重的土地上留下的无法磨灭的车辙。虽苦却不留遗憾,因见证而有意义,这又何尝不为一种乐?

  天一阁,虽遭窃而失去大半藏书,但在这之前已有无数文化大家从中获益匪浅。文化,也就不知不觉传承下去了。被窃虽是苦,但传承却是乐,遗憾又何在?

  说到传承,不禁想到余秋雨的另一篇作品《谢家门孔》。家族,必是和传承相关联的。彩云易散,人易散,现在留下来的,是“这山、这村、这屋、这姓、这气”。有这些,也就够了,这是种“无以言表的深层皈依”。

  《文化苦旅》,“旅”是苦的,余秋雨将“苦旅”记述下来,成书,出版,入了千千万万读者的眼和心。这难道不是一种传承吗?李白的诗、苏轼的词、避暑山庄的历史、天一阁的藏书,这些,无一不被现在的人们所熟知,这难道不亦是一种传承吗?

  杨慎想着长江的气概,叹“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王勃从滕王阁向外望去,见“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曹操端着酒杯,吟“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他们或感慨,或抒怀,或豪情,终成了历史天幕上的璀璨之星。

  希望这一切传承下去,生生不息。

[《高中生》杂志·新高考网 责任编辑:陈姣]

关于我们 - 关于《高中生》杂志社 - 联系我们 - 编辑热线 - 投稿

copyright 2010-2016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高中生》杂志社承办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