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结束,男生替受伤父亲当环卫工清扫海埂大坝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7-23 08:01:46 本文来源于:
  
\

  周海宽和母亲在海埂大坝做清洁。昆明日报 图

  核心提示:7月20日,这是19岁的高三毕业生周海宽在海埂大坝片区当“环卫工”的第六天。但他当环卫工,并不是为了体验生活。

  背景材料:“我是云南京环海洁公司的一名机扫车司机,媳妇是一名清扫辅助工。5月19日那天操作机器的时候我不小心把手指弄伤了,流了很多血,后来公司负责人带着我到医院一查,手指骨都断了,算是工伤,也没办法工作了。”周海宽的父亲周雄斌介绍。

  周海宽和母亲在海埂大坝做清洁。

  受伤后,周雄斌的媳妇张谷焕一方面得继续完成并不轻松的清扫辅助工作,另一方面还得照顾不能碰水、做不了家务的周雄斌。为了减少父母的负担,7月,周海宽来到昆明,每天陪着母亲一起上班,捡垃圾、扫垃圾、在家里帮父母做饭做家务,只为了能够减轻父母肩上的担子。

  为了娃娃上省城当上环卫工

  2016年3月,曲靖东山人周雄斌的大儿子考上了昆明一所高职院校,加上正在读高中的二儿子,家底并不丰厚的周雄斌夫妇俩决定还是得上昆明打工。

  “在老家的时候,我们是以务农为生,受自然条件限制,收入非常不稳定,多的时候一年有六七万元,少的时候就只有四万元左右,这样要供两个娃娃读书是很困难的。”周雄斌说。

  环卫工这份工作并不轻松。“工作日几乎都是早上6点半起床,8点前要做完集中清洁,然后要巡检责任区,保证保洁效果。”张谷焕说。这个不善言辞的农村妇女脸上有明显晒出来的两块高原红。

  作为一名清扫辅助工,她主要负责的区域是海埂大坝一块长约1300米的区域,但她还是一名机动队员,可能随时会被调到其他区域进行环卫保洁工作,脏活、累活、苦活、急活都要干,而周雄斌的工作也不轻松,时常要加班。但这些对于他们来说,都不算苦。“我们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想着不论怎么苦,一定要把两个娃娃供出来。”

  父亲受伤儿子替父“上班”

  父母无私的爱,让周海宽觉得,一定要奋发读书,通过读书改变命运,让一家人过上好日子。

  今年高考考上了云南理科二本线,周海宽在高考志愿栏中填报了工程专业和医学专业,“读书就是我的未来,两年前父母为了我们上昆明当环卫工的时候,我就确定了目标好好读书,将来让父母早点过上好日子。”

  还没高考,周海宽的哥哥就告诉了他父亲受伤的消息。这本来是父母严令禁止的事,因为害怕影响小儿子的考试。“父亲是5月19日受的伤,我6月才知道这个事情,当时我就想上昆明看看父亲,但爸妈都说不严重。”周海宽回忆,等他高考完上昆明后,才发现父亲伤得不轻。

  为了减轻母亲负担,周海宽告诉母亲,要跟她一起干环卫工。虽然干得不久,但当“环卫工”却让周海宽体会到了父母的不容易。“一开始是路人瞧不起的眼神,那种眼神让我觉得环卫工是一份不太好的职业,然后就是各种难以处理的垃圾,要用手去捡粘在地上的口香糖、油腻的垃圾残骸……”回忆起第一天当环卫工,周海宽心里都是对父母的愧疚,“从小,他们就是我们兄弟俩的山,家里有什么事都是他们扛着,做农活也不让我们做重活、累活,而来当环卫工也是为了供我们上学。为了攒点钱,妈妈还要去垃圾桶里收捡矿泉水瓶,或者其他一些可以卖钱的废品。”回忆起这些细节,周海宽抹了抹湿润的眼角。

  而对于儿子的贴心懂事,周雄斌也表示十分欣慰。“儿子来了以后,帮着我们做饭、做家务、端茶送水的,虽然都是小事,却十分暖心。”虽然说不出儿子做给自己吃的是什么菜,但妈妈张谷焕却表示,“不管儿子做什么,我都爱吃。”

  我们的话题:你为你的父母分担过什么吗?

[《高中生》杂志·新高考网 责任编辑:周丹]

关于我们 - 关于《高中生》杂志社 - 联系我们 - 编辑热线 - 投稿

copyright 2010-2016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高中生》杂志社承办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