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刘宗绪教授与高考命题、中学历史教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8-08 08:35:06 本文来源于:
  

  宗绪在学术界的影响和地位是公认的,但他并不自居权威,而是作为平等成员也承担试题誊清等具体而琐碎的工作。在两三四套试题。如(新教材试卷,旧教材试卷,成人试卷,香港试卷),每套A、B卷拟好后还要再次打磨定稿,并且提请专家审题业务把关和教育部主 管 部 长 审 题 政 治 把关,几乎每次历史试题都是受审的重点,而且最担心的也是部长政治把关审题。只要审题部长有点什么疑问,就得撤下重出,我们得连夜紧急集合再出新题,所以常有备用题 来“救 火”,有两次我们就连夜开会应对,宗绪兄作为救火队员能够沉着应对,度过审题难关。

  高考试卷经过两次审题后还要再次打磨修改定稿,这往往是组长的事,有时宗绪兄也被招来应急。考试中心在对试卷交付印刷前还要三校和四校清样,这些校对清样的工作在北京的宗绪兄和我都是经常参加的,一去就是一整天。这些工作的每一步都不能出错,包括标点符号,都要极其认真地对待。对所出的每一道题都要共同签字,宗绪从不马虎大意和讨价还价。这样的工作并不是所有人都乐于去干和能够干的,而组长和副组长一个在 武 汉,一 个 在杭州,鞭长莫及,我们在校对中发现的各种问题需要及时解决。对于组长来说,他们不因宗绪而感受发杵,不好领导,而是感到有了得心应手的好帮手。命题组的工作严肃甚至枯燥,但是哪里有宗绪,哪里就有欢乐和笑声,命题组的生活不仅不乏味,而且充满乐趣。

  如何让命题改革思路使广大师生逐步接受,从而加快中学历史教学的改革步伐,宗绪和命题组尝试出了辅助学生应试几十套泰兴题库,以帮助学生适应考试改革的需求,同时命题组还合作编写了《历史学科考试测量的理论与实践》一书,宗绪兄负责撰写其中第三章历史学科的知识体系中的第五节世界近代史。该书完整反映了命题组的改革思路,它由人民教育出版社1991年1月出版,该书署名刘竼编著,而第二章题型功能述评和第三章 知识体系部分分别由命题组成员编 写,为了避免对高考带来冲击,出版时没有将命题组成员的名字写上。当时教育部提出建立命题的题库的要求,但这并不符合中学教材的实际。因为教材体系,观点和内容及史实上存在诸多问题,如果依据现有教材命题,显然有着极大的局限,在没有新的稳定教材情况下,就建立起一套题目,并据此命题显然不妥,宗绪据理力争,建议暂缓高考命题的题库工作,现在看来实在是明智之举。

  高考命题对于工作人员的保密有着极其严格的规定,在这一方面,宗绪一向是严格遵守的模范。在命题组会议期间的工作纪录,只能写在规定的编号笔记本上,会后全部上交。会议期间,各个学科组不经同意不得交流情况。至于试题,更是绝对不准以任何形式泄露。记得1995年月12-15日,开万、宗绪、我去岳阳参加全国中学历史理论教学研讨会,宗绪讲了一天的世界近代史的若干问题,我谈了一天的美国史和世界现代 史;15日是开万讲,我们返回北京。会上有不少人对我们的讲授进行了录音,我和宗绪守口如瓶,任何人想找麻烦都难以找到把柄。

  为了满足广大中学教师的需要,在岳阳讲学期间,西北大学出版社工作的卢先生专门找宗绪和我,希望合编一本适合于中学历史教师世界近代现代史教学需求的书稿。1995年底 和1996年春夏之交,出版社又催促此事。于是,我们商议动笔,定 名 为《世界近代现代历史专题三十讲》。宗绪负责近代部分15讲,我负责现代部分15讲,全书由他统稿,这部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的小册子集中反映了我们对于世界近代、现代历史教材问题的新见解,该书出版后引起轰动效应。

  在命题组工作期间,我们对于人教社出版、多次印刷的教材都反复进行了对比研究,命题工作受到人教社教材的极其严格制约,一度规定命题要依据大纲和教材,而大纲和教材是人教社制订的,后来改为依据大纲和教材而不拘泥于大纲和教材。尽管如此,试题绝不可出与教材相悖的内容,也不能超出大纲的范围。而现行教材和大纲的问题实在很多,包括教材中存在一些知识性错误。此外,教材涉及世界史内容不多,下限有又到1945年,这就大大增加了我们的命题难度,有 些试题内容出不了或不能出,往往需要运用教材提供的知识点打“擦边球”,而且问答题往往在世界近现代史范围内选择。在这方面可以说出高考试题要比出大学试题和研究生试题难得多,我们不仅感触良多,而且也费时不少。我们多次在交谈时讨论现行中学历史教材无论在课程体系上还是在课程内容和教法上均存在不少弊端,并且不止一次地通过人教社在组里的成员转达对于修改教材的强烈愿望,但这些建议犹如石沉大海。1995年4月16日在北京市西城教学研究中心,中学历史教学大纲修订组派人专门听取宗绪和我对世界近代和现代史部分的修改意见,我和宗绪分别系统地提出了自己的改革建议,但从最后发表的修订大纲来看,我们颇为失望。

  在这种情况下,不得已,我们只好考虑公开自己的观点。在苏州、日照、岳阳、南阳等地,我们多次向中学教师讲述自己的见解。1994年第11、12期《历史教学》连载了我的《20世纪的现实和高中<世界历史课本>》,这篇文章得到宗绪兄和 组内成员的好评,认为作为命题组成员不仅要出色完成命题任务,而且要通过讲授、著文等宣传我们的改革思路。我淡出命题组后,更有条件不受约束地阐述自己的学术见解。1999年7月起我在《中学历史教学参考》。杂志上发表了《评人教社<世界近代现代史>(下册)新教材——130例质疑引发的思考》的文章。该文同样得到了宗绪的全力支持,文章完稿于5月4日,我曾征询宗绪兄的意见,商议选择在哪家杂志社发表更好。宗绪分析了全国几家专业性中学历史杂志,主张在《中学历史教学参考》上发表,效果可能更好。

  这篇文章触发了全国范围的一场关于中学历史教材改革的大辩论。宗绪一直是旗帜鲜明地站在广大中学教师一边的,他曾几次对我谈到人教社领导内部统一口径,极力掩饰自己的问题,这种做法极不明智。在宗绪看来,中学历史教材不改革不 行 了,高 考 命 题 的 空 间越来越小,教材不改 革,高考改革指挥棒的积极作用就难于发挥,出版社独家垄断教材的局面迟早是要打破的。对于某些权威以势压人、不顾历史真实,维护教材错误的2000年人教社“10-26”教材会 诊,宗绪也极为反感。这不仅基于这次教材编写大争论的事实,而且基于他对其中某些人的深切了解和他亲身受害的体验。例如有位“风派”教授,搞历史却不尊重历史,曾 撰 写 专 文 吹 捧 某 教 授“胸中自有一部 世 界史”,引人发笑,与被吹捧的某教授同事的一位专家 即 曾 当着宗绪和我的面说:“他胸中哪里有一部世界史?”

  为了澄清事实真相,维护健康的学术批评和广大中学教师的合法权益,我在《中学历史教学参考》和《社会科学论坛》上发表了《学术批评与非学术因素——质疑人民教育出版社“10-26会诊”》长文,批驳了某些所谓的权威的错误观点,结果进一步得罪了某些人。2003年春,宗绪病危期间,我和玉圣去医院看他,宗绪忍无可忍之际讲了一件他不得不说的故事:某教授一再敦请他主持高教社的《世界史近代史》修订工作,但 特别关照,有两个人不要找,一个是杨玉圣,另一个是黄安年,他们都有网站,还写文章骂我的好朋友。”

  在命题组工作期间,宗绪一直坚持讲真话,不讲违心话。他在各地召开的教研员分析高考试题的分析会上多次公开质疑所谓3+2或3+X的考试模式,而这种模式却是教育部领导肯定并一再推广的,他认为这种考试模式脱离了中学实际,不是减轻而往往加重了学生的负担,一再呼吁重视世界史教学。宗绪先后参加了在北师大举行九年义务教育制初中历史课程标准的审定会和在教育部举行的普通高中历史课程标准的审稿会。2002年11月底,在教育部召开的专家审定高中历史课程标准的座谈会前"教育部主管部门希望他能够参加,但担心对他健康有影响,朱汉国教授通过我征询他的意见,他毫不犹豫地说:这个会我要参加,在由教育部朱慕菊副司长主持的会议上,宗绪抱病发言,坦阵这类考试模式的弊端,再次呼吁取消这类不切实际的考试模式,这是他最后一次出席教育部召开的会议。

  宗绪兄的推荐下,北师大历史系有多名具有创新精神、年富力强的优秀教师先后参与命题组的工作,也使北师大历史系和中学历史教材改革与高考有着更加密切的联系。今天北师大历史系已经成为推动新世纪新一轮改革的重镇,这是和宗绪的人才开发策略密不可开的。

  宗绪是一位帅才,这在高考命题和历史教材改革中已经充分地展现出来。恕我直言,这样的帅才在北师大历史系并不多见。

  半个多世纪以来,宗绪兢兢业业,严以律己,把自己的全部心血奉献给为了祖国的教育 事业,他在临终时尽管没有给他以共产党员的称号,但他光明磊落的一生是远远高于某挂着共产党员称号的人的。宗绪不是博士生导师,但他的学术水平、学术贡献和社会影响远远高于某些徒有虚名的博士生导师,一个大学的权威历史学家,多年来孜孜不倦地耕耘在高考命题组,大大促进了历史课程的高考改革和历史教材改革,这在现有大学教师队伍中迄今是绝无仅有的。也正是由于为中学历史教学改革付出了太多太多,而他总以为自己身体健康无碍,谁知癌症恶魔竟悄悄地侵入了他的肌体,在2004年6月4日夺走了他的宝贵生命。

  这就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刘宗绪教授。

[《高中生》杂志·新高考网 责任编辑:周丹]

关于我们 - 关于《高中生》杂志社 - 联系我们 - 编辑热线 - 投稿

copyright 2010-2016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高中生》杂志社承办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